上海11选5-分布走势图|基本走势图

东陂镇的舞火狮

来源:清远日报   2020-06-15 15:48:57   作者:   编辑:潘丹静
字号:T T
摘要: 连州市东陂镇火狮,民间传说起源于清代咸丰年间,每年的正月十五,东陂人都会以舞火狮的形式来庆贺元宵佳节,祈求新一年的福、寿、安、康。

   连州市东陂镇火狮,民间传说起源于清代咸丰年间,每年的正月十五,东陂人都会以舞火狮的形式来庆贺元宵佳节,祈求新一年的福、寿、安、康。

  
传说起源于清代的民俗

  出生于1944年7月的黄翰锋在2005年6月出版的《连州的传统经济、宗教与民俗》(下)写道:东陂镇元宵节,旧称“灯节”。是夜,大的村寨舞火龙、挂花灯,东陂街张灯结彩,舞火狮庆贺。火狮,自制,比瑞狮小,比醒狮大。分狮头和狮尾,中间狮被用活动环扣连着,白天出巡狮被牵连着狮头狮尾,像醒狮一样摇头摆尾步行,锣鼓伴乐;夜晚舞火狮则去掉狮被,狮头狮尾各一人架空随舞,以遮挡爆竹为目的作无规范的滑稽动作。狮头的模样特点:闭口、无须、硬耳、有尖角利牙。其制作过程是:先用竹片像豆腐笼样的骨架,硬耳利牙的尖端处还要包上白锡皮,用嫩篾或铁丝捆扎结实,然后于外面糊两层谷皮纸,再贴一层铜箔纸(防火),再用色纸裱贴表面,涂上光油,内里也用厚纸糊贴即成。狮尾呈无耳粪箕形,制作同上。

  舞火狮如何演绎?

  火狮沿街而上,每遇富商、绅士、店铺皆准备充足的鞭炮,大烧火狮一场。据说爆竹烧得越多,则当年丁财越旺。有些大户人家,往往一烧就是几箩爆竹,还雇请好几人帮忙放炮。密集的火力专往火狮、“肉利”身上扔。正当受炮的地方叫“火塘”,火塘里的场面令人触目惊心。十多个举着水火油筒的壮汉是保卫组,一是防范烧炮的人进入火塘;二是当硝烟太浓时,则抓一把松香粉撒向火狮脚前,“轰”的一声,火光带着浓烟冲天而上,舞狮的人不致窒息难受。此时,气氛进入高潮,炮声隆隆,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甚为壮观。火塘里除了狮头狮尾两人外,还有肉利。肉利赤膊短裤,戴一顶像清朝官员戴的竹刷帽,围在火狮周围受炮,要不断轮换人,顶不住就回到松罩火处取暖。传说做了肉利,硝磺火将身上邪气驱走,则保一年平安无事。

  
民间书生创作《火狮子歌》

  2020年庚子春,笔者在读秀网史海偶拾一民间书生梦香创作的东陂《火狮子歌》,品味之余,方知作者梦香曾来到盐商潘灵家,亲眼目睹了火狮子演绎的全过程,并以题记及七言押韵赋唱。遗憾的是,未能搜索到“梦香”真实姓名,而遍寻东陂旧时盐业,盐铺有22间之多,也没能寻找到潘灵的记载。梦香,生平未详,有《梦香诗存》。

  连州山僻小郡也,而上元节灯火耀然,百戏具陈,以火狮子为最异。火狮子者,蒙木以布,作狮子像,人赤手捧之行。观者燃放爆竹累万成千,一时俱炸,声如殷雷,光如流星。捧狮者舞于火中,火愈烈,则舞急。余于鹾商潘灵处见之,耳目震骇,几不能仰而视。为作此歌,惟恨笔弱,不能道其万一耳。

  冬冬羯鼓响九达,道旁万人观火狮。

  削木画布作狮象,嶒崚头角容姿睢。

  有时忽地起人立,来往惟任意所之。

  爆竹轰然响霹雳,目眦欲裂涎流鬓。

  悠见金露射万道,攫拿追逐相奔驰。

  盘旋左右兴酣甚,火鳞见爪神龙姿。

  奋威一吼有执热,抟象全力应在兹。

  红云变幻成一气,为狮为火殊难知。

  唐人乐部□□戏,披衣五采看参差。

  跳跃击刺说身手,便捷健儿犹能为。

  此时烈焰遍□骁,胡为幸免沾肤肌。

  不可向迩罔不畏,离奇真出人心思。

  归来想象欲描写,舌挢目眩神为痴。

  呜呼!

  我以妙技盛世事,因难见巧当如此!

  尽管连州是山中僻远之地,但正月十五元宵节灯火璀璨,民间表演艺术中以东陂的火狮子为最独特。火狮子的人,用布遮住木,扎成狮子像,然后空手捧着它舞动前行。成千上万围观的群众燃放鞭炮扔向舞火狮者,顿时爆炸声如轰鸣的雷响,火光如燃烧的流星。捧着狮子的人尽情地舞动于火中,火越炽烈,舞动越快越猛。

  这是我在盐商潘灵家居住时见到的情景,耳目惊惧,几乎不能仰头观看。特此写这首《火狮子歌》,唯恐手中的笔穷极赞辞,柔弱不够犀利,不能道其万一矣!

  羯鼓咚咚地响起来了,东陂街头围满了来观火狮的人。舞火狮子的人削木蒙住的布,画成狮子头像,高而险峻的样貌目光尖锐。火狮子忽而蹲忽而起,来往舞动游刃有余。一串串的爆竹接连袭来,轰然霹雳地响个不停,只见火狮子随着爆竹的热烈目瞪流涎怒发冲冠。毕毕剥剥成串的小爆竹火光四射,人们手持爆竹就像在旷野攫夺一头狮子那般争先追逐。狮子左盘右旋舞得兴奋酣浓,全身粼光闪烁尽显其张牙舞爪的神龙威姿。威风凛凛一声长吼,那股狂热,想想《西游记》中居住在天竺国玉华州竹节山里使用三楞简的兵器,与黄狮、猱狮、狻猊、白泽、伏狸共拜九灵元圣为祖翁的抟象,也不过如此。火塘中央风云变幻,到底是狮子在舞动,还是火苗在翩跹,都难以辨别了。这精彩绝伦的表演,变化出各种缤纷的色彩,让人眼花缭乱。时而跳跃,时而用戈矛劈刺,身手便捷实为勇敢健儿。刹那间,噼里啪啦的鞭炮火焰似乎燃遍了他们的全身,但为什么他们无济于事,幸免不沾染到肌肤呢?勇猛而惨烈的游戏让人不可靠近,但他们没有一点畏惧感,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。归家细细回味准备描绘一番,昏花迷乱的画面仍让人吃惊发愣极度入迷。啊,火狮子精湛的表演舞动于安定兴盛的时代,由于难而更显出技艺的巧妙!

  在梦乡的歌唱里,读者可以深切地体会到东陂“炸狮”是元宵节中最精彩、最刺激、最热闹的民俗活动。电光绽放,落红满地,令人叹为观止。那些炸碎的鞭炮纸屑漫过古老的石板街,把东陂街的元宵之夜汇聚成热闹狂欢的海洋。  

  
0